首页  >   社会  >  正文

「刘德华的英文名字」台湾古建专家遍访大陆20余省:从

  中新社福州5月17日电 题:台湾古建专家遍访大陆20余省:从古建筑中汲取营养

  中新社记者 林春茵

  上世纪80年代起,沿着梁思成的足迹,台湾古建筑研究学者李乾朗来到大陆勘察传统建筑,足迹遍及20余个省份。对他来说,中国古建筑是“儒释道”,是“中国山水画”,也是他与大陆同好结为挚友的“共同语言”。

  应福建省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青年建筑师工作委员会之邀,李乾朗近日在福州开讲“从设计观点看中国古建筑”。一席演讲中,李乾朗鼓励两岸青年设计师从传统汲取灵感和经验,复兴中华优秀传统建筑文化。

2018年5月18日,山西太原,李乾朗在为参观者介绍创作思路。中新社记者 张云 摄

  “我们要赢得别人对中国的尊重,就在于文化,文化的载体正是建筑、环境、都市风貌等等。”李乾朗说。

  李乾朗说,虽然古人关于建筑的专著并不多,今人仍可自诸子百家的杂记笔记小说诗词里,钩沉中国建筑理论;而从设计角度看古建筑,无不见儒家的仰天俯地、左昭右穆,以及道家的大象无形之美。

  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,李乾朗娓娓道来他对中国古建筑的观感:紫禁城、晋祠中,护城河一带曲水以水流的时间感,带来“气”的循环;苏州拙政园里自由延伸的小径,依山而建的武当山道观,无不体现天、人、地的道家关系。

  李乾朗认为,沿“丝路”传入的佛教在中土的本土化过程,也在寺庙建构上得到呈现。比如,四面佛从核对称的建筑特点,演变为建山门、天王殿的寺庙布局,呈现儒家的轴对称理念,而修风水池、照壁,则融合了道家理念。

  在李乾朗看来,西方建筑追求理性,“用圆规和三角板制图”,其空间呈几何形布局,“显示出西方对于外在自然的控制欲比较强”;至现代则跳脱精密规矩束缚,意识到房屋也是自由形体,出现自由雕像主义作品。

  而与其互鉴的是,中国以“方”与“圆”的交织,呈现中国人“顺其自然”的宇宙观。他向记者重点描述一座重檐飞角的殿堂,以凹圆形为屋顶,雨水自屋檐如瀑布倾落,“就是一幅最美的山间跌瀑图。”

  李乾朗表示,中国古建筑还深具传统书画之美。如北方建筑之如“隶书”的庄重,南方建筑之如“楷书”的轻盈;如江南五山十刹的佛寺建筑形式具有草书之奔放,讲究呼应与对比,而江南民居及园林则反映自然野趣,屋脊显露笔锋一般的峥嵘。

  李乾朗认为,古代建筑对四时的感知、形式美感的讲究、公共空间与私密性的处理,都值得今天两岸借鉴。“当代设计师应与古代建筑形神相通,把古代文化遗产当宝库,从中获取营养。”(完)

延伸阅读

频道热点

随机推荐

注:凡本网注明来源互联网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易读网致力于资讯传播,希望建立合作关系。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,将会在24 小时内删除。邮箱:1361763950@qq.com